今天在酒店里整理自己的东西,忙活了大半天
马上要离开迪拜,心理还是有些舍不得。
碧蓝的海水冲刷着棕榈岛的海岸,我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,能够更好的想想未来。

这时候,客房的门铃响了。
我心不由地一紧,想起昨天的黑衣人事件,我小心翼翼地冲猫眼里向外看去
呼,我松了一口气,原来门外是厚厚姐

我打开门,问厚厚姐有什么事
厚厚姐说:“你看你和我都很忙,我难得跟你搭上个话,你航班还有一会儿,我现在也没事,想给你说点事。”
厚厚姐一向精明,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,她找我能有什么事情呢?
厚厚姐说:“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,却看没有谈过恋爱。单从一个运动员的角度来说,你也应该交个男朋友啦! 你看我和娜姐的老公,都是我们的教练,你明年单飞后才能更稳定啊!”

原来厚厚姐是来说这件事,虽说我这两年一直很寂寞,想找一个宽阔的肩膀来依靠
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厚厚姐那样找到一个裁判长的儿子做老公啊。

我对厚厚姐说:“不是我不想,是没遇到合适的人,我想一切随缘吧。”
厚厚姐说:“既然这样,我这倒是有个人,就是张娟的弟弟,现在也在国内当裁判,不知道你愿意不。”
厚厚姐的眼珠转得贼溜,一看就知道如果她这红线牵成功了肯定有不少好处,真是蓝皮鼠给大脸猫拜年。

我假装不好意思,转过身子理了下思绪。
第一,厚厚姐我惹不起,原因不叙述
第二,我现在更在意的是自己的成绩,一个现代女强人,必须要干出一番事业,而作为国内网球希望的我,就必须更加看重自己的荣誉!
第三,干脆将计就计,看看这人如何,也看看厚厚姐在玩什么鬼把戏。

于是,我给厚厚姐说,等闲下来,在国内聚一聚吧
厚厚姐跳起来给了我一个拥抱,甚至想和克理由一样跟我贴面
还好我长得比她高,她还没贴着,就被我推开了。

“一路顺风哦。”厚厚姐满脸红霞飞地走出了我的房门

真是一刻也无法平静下自己的心
我想,英雄总是在各种欲望中挣扎的吧!
相信多哈之行能有一个好的开始

XOXO
Serena Zhang

(文/百度贴吧 米店老板)
(P.S本网站只负责转载,不代表同意作者的观点!))
 





Leave a Reply.